暮云归

咸鱼一生一起走,谁先更文谁是狗

你对这个cp一见钟情,抑制不住满心欢喜地开始连载文章。你的文章不差,但是生活忙碌,故而每次都是抽时间出来写,虽然更新慢,但也收获了一些粉丝。你为此而喜悦,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每一个常常给你红心蓝手和评论的人。
但是,不是每一个读者都是小天使。
你有一天兴致勃勃打开私信看见:“太太你应该这样写balabala,太太你要不这样写我也不看了。”
你生活太忙碌,偶尔更新,这天看见底下这样评论:“你怎么现在才更啊,你怎么写的这么少啊!”

你写短篇时候,读者看惯了你写糖,突然有一天发刀了,热度惨淡,评论不少,兴致勃勃打开来看是这样的——
“太太你怎么发刀了!取关!”
“太太这么久不更文居然发刀!”
“太太情节怎么能这么发展!应该这样balabala……”

你没想到花费了这样多的时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我没忘

1

 

风雨欲来。

 

蔺晨坐在廊下拭剑,梅长苏倚在榻上眯着眼,飞流躺在房梁。眼见着雨来了,蔺晨才肯到屋里来,看看梅长苏火盆里的碳还够不够。梅长苏睁开眼,就见蔺晨拿着方才那柄长剑放到他面前:“哝,你的剑,那时候把你从梅岭带回来时候顺道一起带回来了,那时怕你见了旧物伤情,收起来了。眼下梅将军你就要出征了,阔别十几年的战场,想念的紧吧?”

 

蔺晨总是惯着他的,当年他一意孤行地要挫骨削皮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回金陵洗清七万赤焰军的冤屈,蔺晨应了;他动身去金陵时,又支蔺晨去南楚替他办事,蔺晨应了;他要用往后能够同蔺晨相伴的日子换三个月,蔺晨也应了。

 

梅长苏难得反常地耍起无赖,有意答非所问:“蔺晨,万一这天上真有神仙呢,或许见我命运坎坷,一时心软就给我续个几十年的命,到时候我同你一起,带着飞流,去走你那时候说过的路。”

 

蔺晨一巴掌拍上梅长苏的肩:“到时候做一对野鸳鸯,比翼双飞是不是?”

 

2

 

黄沙茫茫。

 

蔺晨在马上向后回望,不知道过了多少城,金陵城早就淹没在重重山水里。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是那年带梅长苏游山玩水,途经大漠,见长河、见落日,一路踏着黄沙,跟梅长苏私奔到天涯。梅长苏那时候累得汗涔涔,脸上沾了砂砾,瘫坐在黄沙上怎么都不肯走,末了还冲他道:“天涯路远,我觉得私奔这条路行不通,你自己去吧。”

 

梅长苏见蔺晨走神,忽然想起来许久之前,他们行在大漠,他趴在蔺晨被上,蔺晨走了神,两个人一起跌了一跤,摔了满嘴沙。

 

3

 

有人问蔺晨,他本江湖人一个,逍遥自在,那时何故要在肩上扛上最沉重的一个国?

 

蔺晨答曰:“挚友遗愿,不应了,他走的不安心。”

 

4

 

梅长苏躺进棺椁里,蔺晨在身上掏了好一阵,掏出块长命锁来丢进去,才吩咐着盖棺,他觉着,这时候梅长苏应该跳起来骂他。飞流趴在棺材边儿,问蔺晨:“苏哥哥,睡着?”

 

蔺晨拍拍飞流脑袋,不答他,把梅长苏的剑收进剑鞘时候,才见剑柄上新添了一行小字:此生一诺,来世必践。他不知道梅长苏是什么时候把这行小字刻上去的,忽然之间想把梅长苏从棺材里揪出来骂他。人总喜欢把毫无着落的事情寄托到来生,但有没有来生谁也不知道,即便有,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来生遇到。

 

一滴眼泪落到飞流额头时候,他忽然就察觉出了今日的异样,他抓紧蔺晨的衣角问蔺晨:“苏哥哥,死了?”

 

蔺晨答得坦然:“死了。”

 

5

 

梅长苏死后第三个月,琅琊阁落了一场雪。飞流身上比屋里烧的火盆还要烫,大病三个月早就瘦的跟梅长苏一般,只剩一把骨头架子。飞流夜夜喊着要苏哥哥,偶尔睡过去了,梦里说的还是苏哥哥,蔺晨衣不解带地在他身边照顾,心里忍不住天天骂梅长苏,恨不得把他从棺材里拖出来鞭尸。

 

在蔺晨昏昏欲睡时候,听得飞流一声“苏哥哥”忽然惊醒,抬眼望见窗外的雪停了,再一低眼,飞流跟着这一场雪一起走了。

 

脚下一软,他跌坐到地上,只直愣愣的对着飞流发呆片刻,又遣了人去下山置办丧葬用的。

 

到这时候,他掉不下泪了,觉着身上轻飘飘的,又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苍凉感,他所珍视的不过一大一小两个没良心的,而今这两个没良心的终于离开他了。

 

6

 

开春时候,琅琊山上冒出了一棵小小的梅树。

 

开春时候,某个无名荒山上一树梅败了。

 

开春时候,明台在明家花园种了棵小小的梅树。

 

7

 

明楼问他,怎么突然种起树来。

 

他答:“我怕我以后找不到家了,种上一棵树以后可以找到家啊。”

 

明楼对着弟弟,想伸手摸他头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比自己还要高。

 

“只要大哥在,到哪都有你的家。”

 

8

 

梅长苏埋骨处有一株梅花,是那年蔺晨手植的。如今他在明家种下这一株梅树,梅树扎根于此,他亦扎根于此,未来必将流离坎坷,此树便代他陪着明楼,陪着那个一向不信天不信命的蔺晨。

 

9

 

风送梅香入户,梅香来,寒亦至。

 

明台白日挨了顿打,又断了饭,他把无事时候砸的一盘核桃放在明台床前,坐在明台床边。明台睡觉一向不爱拉起窗帘来,他借着这夜不甚明亮的月光,握住明台的手:“你个小没良心的,今天打你这一顿,我想了很多年了。你走了,还带走了飞流,那时我真恨不得掘了你的坟,鞭你的尸,把你从地底下抓上来打一顿。你说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我也没指望,你个没良心的肯定忘光了吧?”

 

明台在被窝里吸吸鼻子,抹掉眼角泪水,小声嗡嗡:“我没忘。”

END

都是我瞎说的不做数

“暮色四合,这样的一片枝繁叶茂的林子,在这处亲吻似乎已经不太够了,总要来点更刺激的。”

明天开始写文写文,耶。

那时候明楼牵着我,天上的霞光变幻,如我那一刻悸动的心。


跟风,没人理就删掉啦。

一抹茶色烟:

@暮云归 太太新建的楼台搞事群~【一直被屏蔽……是证明咱们很黄暴嘛……】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聚众产粮!
占tag致歉

要不然这样,我搞个群,每天摇骰子,这样每天都有粮吃啦。

要不然大嘎一起掷骰子,每天点小的来产粮,点数最大的点梗?

冷得不得了的圈子,太太们产粮伐?
你们四不四有地下组织自产自销概不出售,饿饿,要吃粮😭